爆火的ChatGPT,将开启AI大规模商业化

ChatGPT办公1年前 (2023)更新 一起用AI
471 0 0

爆火的ChatGPT,将开启AI大规模商业化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上线仅2个月,AI聊天机器人ChatGPT月活用户接近1亿——瑞银2月1日发布的一份关于ChatGPT的研报称,这是互联网领域发展20年来,增长最快的消费类应用。

这也是人工智能诞生以来,面向C端用户增长最快的速度。过去,人工智能C端产品被调侃为“人工智障”,人们尝试一两次就把它遗忘在角落。即使B端落地的人工智能,也只是在安防、安全、金融等领域实现了小规模商业化。现在,已经有1亿人对ChatGPT表示出了高涨的热情。

“ChatGPT验证了当前AI大模型的巨大商业价值和科研价值。”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田丰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当下就像一场大幕正在拉开。ChatGPT的出圈,可能意味着一个AI大规模商业化时代的到来。

火出圈的ChatGPT

2022年11月底,ChatGPT上线,当时小火了一把,不过主要在AI圈和科技圈火热。2023年春节后,热度持续升温,游戏圈、影视圈的从业者也开始关注这项新技术,并跃跃欲试。

一位游戏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他希望引入AI模型优化流程,给自己的游戏做程序化建模,解决内容生成和渲染问题。不过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人和工具来做这件事。

投资圈的人已经开始了行动。一位投资公司人士2月1日在一场分享活动上说,最近投资圈抢ChatGPT母公司OpenAI的份额都快抢破了头,由于微软投资的100亿美元是大头,OpenAI只有3亿美元的份额给到其他投资者,最终他们公司抢到了几千万美元。

上一次AI行业这么热闹,还是Alpha Go击败了李世石。在国外,ChatGPT所代表的AI赛道已经成为一个火热的风口,微软正在和ChatGPT母公司OpenAI开展100亿美元的投资谈判,若交易达成,OpenAI估值将达到290亿美元。谷歌发布了聊天机器人Sparrow,Meta推出了BlenderBot。还有一众创业公司跃跃欲试。入场的人看好这个方向,用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的话说,“ChatGPT让我们窥见了即将发生的事情,这项技术以及其革新速度都令人印象深刻。”

风口之上,也已经有了“ChatGPT会不会取代谷歌”的争论。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的高管们担心失去在搜索领域的主导地位,甚至发布了“红色警报”,以应对ChatGPT的冲击。与ChatGPT沾边的美国公司,股价正在大涨,比如美国版“今日头条”BuzzFeed,宣布与OpenAI合作写稿,消息一出,股价当天大涨119%。ChatGPT的竞品公司也是市场青睐的对象,还没有正式上线的聊天机器人Claude,在测试环节其公司就获得3亿美元融资,估值50亿美元。

获得大众认可的AI产品

ChatGPT是OpenAI最新一代产品,前几代声量都不大。这次能获得上亿人使用,是因为它真的聪明、好玩,并且对现实生活有用了。

自从2个月前第一次使用聊天机器人ChatGPT后,互联网大厂程序员李相阳一直在使用它。他让ChatGPT写逻辑复杂的代码,比自己写的快多了。用ChatGPT的答案在知乎回答问题,回答了十几条,没人发现这是AI写的。甚至ChatGPT还能提供搜索引擎无法提供的信息,比如他问ChatGPT一个冷笑话的笑点是什么,在搜索引擎上,只能搜出这个笑话全文,ChatGPT却能理解他的问题,并给出了精准的笑点所在。

李相阳把自己使用ChatGPT的经历做成一条视频放在B站上,收获33万点击量,这是他近一年内点击量最高的视频。

与李相阳一样热衷ChatGPT的人有许多。英国教授Mike Sharples推特上演示了如何使用AI花10分钟生成一篇学术论文,美国北密歇根大学一位学生依靠ChatGPT写出了全班最高分世界宗教学论文。它的这些能力,让人感到意外。

一组可以对比的数字是,实现注册用户100万,奈飞用了3.5年,Facebook用了10个月,但ChatGPT,只用了5天。实现月活用户1亿,ChatGPT也只用了2个月。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新媒体研究中心主任沈阳告诉记者,ChatGPT是2022年一项重大技术突破,是人类在自动问答领域的一次重要提升。这种突破是渗透性、普适性的技术,因为AI可以用到各个领域。此外还有一个新的突破是,它实现文理交叉了,“不仅能说话,而且会编码,妥妥的潮客加极客。”

ChatGPT背后是通用大模型。研究AI多年的田丰告诉记者,通用大模型技术其实已经研发了5年多时间,最近一两年应用于很多领域,比如医药研究、虚拟电厂等都有创新和进展。但大众很少能感知到。现在ChatGPT以大众应用(to C)的方式出圈,会进一步推动产业层的应用。

在大模型技术支撑下,ChatGPT快速迭代。其2018年最早一代GPT-1使用了内含几十亿个文本文档的超大规模语言资料库进行训练,参数量为1.17亿。2019年,升级版GPT-2发布,模型参数为15亿;2020年,规模大百倍的GPT-3诞生。ChatGPT是GPT-3基础上的3.5版本,近期将会更新到第4代,GPT-4的参数将比3代再高出几个量级。

使用了短短2个月,李相阳已经感知到了这种成长。最开始时,ChatGPT没有对话保存功能,下次对话是重新生成的内容。现在,ChatGPT问答可以保存下来,这时它能自动关联过往的上下文,给出更准确,更容易让人类认同的答案。

李相阳所在的程序员行业,有一句自我调侃的话,“程序员自己开发的算法,最终干掉了自己”。李相阳使用ChatGPT多次测试写代码,他感觉,目前为止,其智能程度还不太够,还需要人工修改。因此短期内,程序员不太可能被AI替代。但以ChatGPT的成长速度,未来会不会真的替代人类?他思考了一下,回答记者:这真说不好。

有望大规模商业化

ChatGPT母公司OpenAI,目前是一家亏损中的公司。去年该公司净亏损5.4亿美元。并且随着用户增多,其算力成本增加,损失还可能扩大。OpenAI联合创始人兼CEO山姆·阿尔特曼12月曾在推特上,回应马斯克关于成本问题的提问时称,ChatGPT每次的对话大概花费在几美分。

但ChatGPT潜在的商业化能力,已经让互联网巨头感到压力。《纽约时报》报道称,谷歌的主要搜索业务可能首次面临严重威胁。为此,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召开会议重新定义公司的AI战略,并计划在年内发布20款支持AI的新产品,并展示用于搜索的聊天界面。

沈阳告诉记者,相比搜索引擎,ChatGPT就像是一个高维的品类。“ChatGPT不是搜索引擎,但做好了绝对能替代搜索引擎,毕竟搜索引擎Yahoo都出现28年了,技术的改进并没有质的突破。”相比之下,ChatGPT可以深入到语义层面,它不仅仅是引擎,更是AI大脑。

如果用户通过ChatGPT获得更准确、及时、人性化的答案,他们还需要搜索引擎吗?

2月2日,谷歌第23号员工,Gmail创始人保罗·布赫海特在推特上发文说,谷歌距离被彻底颠覆可能只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像ChatGPT这样的AI聊天机器人将摧毁谷歌,消灭搜索引擎结果页面。

田丰认为,如果能用知识性答案颠覆原来的搜索推荐模式,互联网搜索领域的大量广告收入可能就会易主了。

“web2.0时代的互联网广告一直有个问题无法解决,就是不能准确理解用户的意图。消费者有很多潜台词,而不是简单拆词、断句。这是人工智能时代的巨大机会。”田丰告诉记者,当ChatGPT进一步进化,搜索引擎以及整个互联网行业最赚钱的游戏、社交模式都可能会被改变。“新产品不是简单的加强版,而是完全不一样的产品。”

美国《财富》杂志深入采访ChatGPT创始团队后评价,ChatGPT就是人工智能行业的iPhone,虽然iPhone之前也有智能手机,但iPhone出现后,大多数人才知道什么是智能手机。OpenAI联合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在最近一次对谈中说,在ChatGPT支持下,会诞生极好的文案业务、教育服务或者其它公司,生命科学研究领域将会有新的1000 亿到1万亿美元的公司诞生。

当然,回到当下,OpenAI仍是一家亏损中的创业公司,仍在摸索商业化道路。OpenAI预计其2023年收入2亿美元,2024年收入或超过10亿美元,但没有给出盈利时间。摩根士丹利的分析报告称,ChatGPT的一次回复成本大约是谷歌搜索查询平均成本的七倍。

最近,李相阳发现,ChatGPT已经推出了付费功能,每月42美元,不过他体验后发现,付费版和免费版在功能上没有太大差异。

源码资本研究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有数据显示至1月23日,ChatGPT有100万付费用户,假设一半的用户留存,ARR不到3亿美元,相比美股一般的SaaS公司估值,OpenAI的估值是偏高的。不过,OpenAI作为AI行业的翘楚,且其AI能力能够整合进微软生态,对于接近两万亿美元市值的微软,即使贡献5%的价值,也已经值100亿美元。在这个角度,这笔投资对于微软来讲,很可能是一个合理价格。

新问题正在显现

ChatGPT爆火的同时,争议也不断出现。在教育界及学术界,反对声音不断出现。

1月5日,纽约市教育部门表示,纽约公立学校的所有设备和网络上将禁止使用ChatGPT。纽约市教育部门发言人詹娜·莱尔指出,这一决定是基于“该工具可能会对学生学习产生负面影响,以及对其内容的安全性和准确性的担忧”。

1月底,权威学术出版机构Nature,也针对ChatGPT做出规定。Nature规定,ChatGPT等大模型不能被列为作者。如在论文创作中用过相关工具,作者应在“方法”或“致谢”或适当的部分明确说明。

时至2月,反ChatGPT的产品也已出现。美国斯塔福大学研究人员推出了DetectGPT,用于检测出AI生成文本。另一个反ChatGPT的产品GPTZero在1月底进行了升级,一天之内便有40万的访问量和220万的服务请求。这款产品能在几秒内摸清文字是人类还是AI写的。

田丰很理解近期的反对声音,ChatGPT是一个很新却可能影响深远的事物,人类却并没对此做好准备。仅就目前出现的问题,他觉得,ChatGPT有3个层面需要探讨。一是,ChatGPT给出胡编乱造的错误答案,询问的人却对此一无所知,从而带来谣言。二是,ChatGPT的回答是否合法合规。三是,用ChatGPT生产内容是否符合伦理。这些问题或将持续存在,也需要得到共识。

国内大厂的态度

无论支持还是反对,ChatGPT的热闹目前多在国外。目前,国内用户无法使用ChatGPT,大多数只能看别人的截图或视频中的评测。

国内有为数众多的AI公司,也有发力通用大模型技术的互联网公司,为什么没有推出和ChatGPT类似的对话式聊天机器人产品?

李相阳在寻找后,找到了几个国内创业公司的类似产品,但他测试后发现功能较差,和ChatGPT的智能程度没法比。而国内互联网大厂,目前都没有推出ChatGPT产品。

源码资本研究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内的大模型其实一直在同步发展,各个研究院、实验室和大厂也都推出过中文语言大模型,同时也面临一些挑战。比如技术上,中文的训练数据较英文来讲更难获取,仍需继续积累。在应用层面,国内SaaS行业还处于产业周期早期,SaaS发展的不成熟使得应用公司更难赚钱,导致上层平台发展的更慢。

一位互联网大厂员工告诉记者,当前国内互联网大厂整体仍是收缩策略,是否上线一项新业务,大厂现在会有很多考量,“比如对自己主营业务有没有助力,商业逻辑是否成型。没有思考清楚之前,应该都不会对外公布的。”

田丰则对国内ChatGPT产品的进展持乐观态度。据他了解,今年会有很多国产的产品出现,虽然还没发布,但已经走在路上了。他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不仅有新产品,也会有无数应用开发商进来。“中国在基础大模型领域和美国的差距并不大。等正式发布后,国产的东西应该不会比国外的差。”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爆火的ChatGPT,将开启AI大规模商业化

任晓宁经济观察报记者

TMT新闻部资深记者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

联系邮箱:renxiaoning@eeo.com.cn

微信号:tangtangxiaomo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