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写的宣发文案,吓到从业者了

ChatGPT市场营销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421 0 0

“爱与悲伤的边缘,摇摆不定。”

这句像极了如今市场上许多爱情电影宣发文案的文字,是ChatGPT在没有剧情、没有场景甚至没有名字的情况下“无中生有”而成。

ChatGPT火热,一些尚未上映的影视剧也跟上潮流,试图使用ChatGPT作为宣传文案。一些影视业内人士也关注到这一热潮,感叹其文字处理能力已相当成熟,甚至“秒杀”如今市场上不少电影的文案。

不过,已经能写作文案乃至为《红楼梦》构思出两个不同结局的ChatGPT,真的能取代影视行业中的文案乃至编剧吗?

ChatGPT写的宣发文案,

吓到从业者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影视剧在正式与观众见面前,一般要经历2个月左右的宣发期,在社交媒体上这条“战线”甚至会长达一年,需要大量宣发文案。这些文案需要简练的文字,适当介绍剧情和亮点但又不能提前“剧透”。

ChatGPT做到什么水平?在从事影视宣发推广的任先生指导下,记者联系到在美国已注册使用ChatGPT的黄先生,让他以“一部浪漫虐恋爱情电影”为题,让ChatGPT给出宣发文案。在任先生看来,“浪漫是相对容易理解的词,但在此基础上叠加‘虐恋’,需要进一步丰富剧情,这对机器来说未必容易理解。”

然而短短3分钟内,针对这一部没有电影名称、电影角色和剧情介绍等基本信息的不存在的电影,ChatGPT竟然交出了两份不同的宣发文案

,甚至给这部电影分别起了不同的名字,《爱与悲伤的边缘》和《爱的代价》,在文案结尾处还都写上了“即将上映,敬请期待”这样的话。

“从宣发文案的角度来说,两篇都算合格产品。”任先生说,两篇文案都给出了剧情介绍,《爱与悲伤的边缘》是“主人公在寻找真爱的道路上,陷入了一段不简单的恋爱关系,在爱与悲伤的边缘摇摆不定”,《爱的代价》则是“两个人的爱情充满了热情和火花,却不得不思考付出的代价”。“虽然介绍模棱两可,但翻翻豆瓣,很多爱情电影特别是未上映的电影,介绍就是这样。”

在任先生看来,两篇文案另一个“合格”之处在于都给出了可以提炼成影片口号、社交媒体话题、海报文字的“升华”,例如《爱与悲伤的边缘》中“爱的真实面目在爱与悲的边缘”,《爱的代价》则提到“爱情的故事,往往不全是爱情的故事”。

任先生认为,两篇文案除了超过200字这一点不太适用于新媒体宣发,“别的方面甚至比不少同类电影更好。”而从事影视行业宣发多年的媒体从业者朱磊,则认为“秒杀市场上一众烂片”。

朱磊拿出去年5月上映的一部豆瓣评分仅4.4分的爱情电影宣发方案,多版本文案加入了主创人员和上映时间等“干货”外,“从剧情介绍到主题升华,乃至于话题的可讨论度,都不如这两篇机器人写的。”

影视文字从业者会被代替吗?

一些影视业内人士已经在关注ChatGPT是否会对行业带来冲击,首当其冲便是影视行业的宣发文案等篇幅较短的文字相关工作。

今年春节档多部影片中,《流浪地球2》的宣发文案获得了较多业内认可,其中既有对电影中科技手段的“硬核科普”,也有对故事情感的感性回望。记者从《流浪地球2》的工作人员处获悉,电影宣发文案需要电影物料内容为支撑。“人工智能对于细节的把控可能不太准确,也很难制造话题。并且文案同时需要感性和理性,人工智能不能替代。”

导演郭帆提及《流浪地球2》的灵感来源是一张“一位消防员逆行冲进火灾现场”的照片,影片官方微博提到“这位消防员是一位普通的年轻人,他的选择让他成为了英雄”。这一文案得到许多人的认同,在与消防部门的互动中,官微再次提及“每一个义无反顾向前冲的背影,都是平凡而又伟大的每一个人的缩影”。

ChatGPT写的宣发文案,吓到从业者了

图丫丫房间的“二维码”曾引起社交媒体讨论

在朱磊看来,《流浪地球2》细节足够丰富,可用作宣发文案的资源就多。“比如《流浪地球2》发布过图丫丫房间的壁纸细节,引发网友讨论,这就必须基于电影内容。人工智能不参与创作流程,就无法这样创作。”

“未来,一些基础信息类的宣发文案可能会交给人工智能生成,但是行之有效的宣发文案还是要靠人来创作。”

任先生认为,未来会被人工智能替代的往往是那些基础性的文字信息处理,“希望可以借此大幅压缩无效文案。”

未来剧本也能由机器人代笔?

一些准备上映的电影在宣发方面已经跟进了ChatGPT的热潮。由成龙领衔主演、吴京客串演出的电影《龙马精神》,昨天在微博发布了一组与ChatGPT的对话图片,探讨如何让成龙收一匹马为徒。面对这无厘头的问题,ChatGPT竟老实地以现实和逻辑关系来不断强调“不可能”“这是一个虚构的情景”。

ChatGPT写的宣发文案,吓到从业者了

《龙马精神》发布与ChatGPT的对话

相对于《龙马精神》的“浅浅尝试”,让任先生“惊吓”到的是ChatGPT不仅自己为虚构的电影命了名,还构架出与名字基本匹配的剧情走向。“这是在没有提供任何基本信息的情况下ChatGPT自由发挥的,如果给出足够细致的问题,那么人工智能会不会就能写出相对完整的剧情?”

事实上,人工智能写作早已不是新鲜事,甚至人机互动完成故事创作也已成为现实。文字冒险游戏《龙与地下城》数年前就引入交互式生成故事的技术,在既定的故事背景下,玩家输入一句话,人工智能就会据此写故事。而《龙与地下城》当时引入的正是ChatGPT的前身GPT-3自然语言处理模型。

不过黄先生在实际运用中,仍然觉得ChatGPT还不够“丝滑”。“社交媒体上有人说它可以写出3000字的长文,但实际用下来似乎很有难度。而且ChatGPT显得过于‘理性’,对于创作来说,想象力和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从AI绘画到歌曲生成器,人工智能其实已经在参与创作了。”从事编剧工作的杜文也很关注ChatGPT,“之前做设计的朋友把AI绘画当作灵感来源,我想或许未来也可以在没有灵感时请大数据拓展思路。”在她看来,人工智能只能作为创作的启发和借鉴,“最终还是要人来决定的。但对于人机共同创作的版权等法律问题,最好能有个说法。”

记者走访发现,多数业内人士目前对人工智能仍持乐观态度,相信人类无法被取代。《流浪地球2》的工作人员说,“借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没有人的文明毫无意义’。”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简工博、钟菡

微信编辑:纳米

校对:佳思敏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