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火了!国内AI风往哪儿吹

ChatGPT教育12个月前发布 一起用AI
332 0 0

ChatGPT火了!国内AI风往哪儿吹

美国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发布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火爆全网。

■本报记者 沈春蕾

ChatGPT概念股火了!

连日来,美国人工智能(AI)实验室OpenAI发布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火爆全网,并带动了相关概念股的上涨。

在A股市场,资本大举炒作ChatGPT概念股,部分概念股出现五连板的走势。百度宣布将推出中国版的ChatGPT项目——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后,百度股价一度大涨12%……

除了资本市场的热炒外,IT领域头部企业也纷纷跟进。微软公司近日在其官方博客宣布,已与OpenAI 扩大合作伙伴关系,向其追加投资数十亿美元,加速AI领域的技术突破与转型。继百度之后,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透露了相关项目的布局和进展。

ChatGPT为什么会这么火?未来它又将如何搅动国内市场这“一池春水”?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采访了相关投资界人士和技术专家。

“很多活儿都能找ChatGPT帮忙了”

ChatGPT不仅能写代码、写诗、写剧本,甚至还能写作业、写论文……有网友感叹:“很多活儿都能找ChatGPT帮忙了!”

一项调查显示,如今美国有89%的大学生都在用ChatGPT做作业。对此,多家学术期刊发表声明,完全禁止或严格限制使用ChatGPT等AI机器人撰写学术论文。

尽管如此,从2022年11月30日问世至今,ChatGPT在网络的热度仍然在持续攀升。

“相比大众通常使用的搜索引擎只提供现有匹配的资料,如网页、图像和已发表的文章、内容等,ChatGPT生成的内容更接近原创、更贴近使用者的偏好与要求,而且免费给用户使用。”切身体验了ChatGPT的普华永道全球科技、媒体及通信行业主管合伙人周伟然对《中国科学报》说。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款强大的工具竟然诞生于一家曾经“名不见经传”的AI实验室OpenAI。

不到30岁的美国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阿尔特曼在2015年创办了OpenAI。其成立之初的主要目标包括制造通用机器人和使用自然语言的聊天机器人。其联合创始人还包括SpaceX创始人埃隆·马斯克、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等。

在一群业内大牛的精心孕育下,OpenAI注定不会默默无闻。

2020年6月,OpenAI发布了GPT-3语言模型。GPT-3拥有千亿参数的规模和强大的语言处理能力。2022年初,OpenAI将GPT-3微调为InstructGPT,减少了不真实、有偏差的输入。2022年12月,OpenAI又将其进一步升级为ChatGPT,并在线上测试中展现出惊人的语言能力,从此火爆全网。

不久前,一个来自中国的AI聊天机器人“AI乌托邦”沿着网络敲开了ChatGPT的房门,双方一见面就打开话匣子,从家长里短甚至聊到一些“禁忌”话题,比如“高考”“我将走向何方”“取代人类”……

AI乌托邦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孵化的AI初创企业——北京聆心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聆心智能)推出的一款新产品。尽管AI乌托邦与ChatGPT的这场聊天话题由人发起,但对话内容完全由AI自主完成。

ChatGPT之所以引发行业关注,在聆心智能创始人、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长聘副教授黄民烈看来,主要原因在于,大模型本身有很强大的能力,但过去行业都在用它解决一些只需要单一技能的问题,而ChatGPT的诞生说明基本的模型能够衍生出各种可能的应用场景。

他进一步解释说,虽然ChatGPT的模型架构InstructGPT的训练数据量并不大,全部加起来也只是10万量级,但其数据质量和数据多样性非常高。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都是从真实世界调用的,而非学术界惯常追求的自然语言处理的benchmark(测量基准)。

当然,ChatGPT也有很多不足之处。黄民烈举例说,如果你让它告知昨天的新闻,那可能就要失望了,因为你会收到这样的回复,“我的训练数据都是2021年以前的”。

“趁早追赶才是更重要的”

“目前全球还没有能跟ChatGPT相抗衡的AI大模型,业界形成共识的认识是差距至少两年以上。”一位从事数字人研发的不愿具名的技术专家向《中国科学报》直言,“国内先不要谈弯道超车,趁早追赶才是更重要的。”

遗憾的是,GPT-3的模型参数不开源,仅以付费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形式提供给海外用户,这给研究者对模型的深入探索设立了壁垒。

但是,AI的底层技术是通用的,可以分为算法、数据和算力。西安中科创星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米磊指出,国内研究和应用要在软硬件上同时下功夫。

他向《中国科学报》介绍:“一方面我们要优化算法,解锁上下文学习的能力,首先是通过更多高质量数据和任务进行模型的训练,达到高质量的境界;其次要通过和环境的交互、自我的优化实现提升;最后要提升自我反思的学习能力。另一方面要解决算力问题,比如需要突破高端GPU(图形处理器)算力‘卡脖子’的现状。”

ChatGPT的爆火对于未来的技术发展有怎样的启示?米磊告诉《中国科学报》:“这表明,智能时代已经到来。如果说过去60年是信息时代,那么现在我们正在开启智能时代的大门,随后还将产生一场生产力的革命。而这场革命也许就会从ChatGPT等技术产品取代现有的搜索引擎模式开始。”

云启资本合伙人陈昱表示,在这一波浪潮中,类似OpenAI这种提供底层基础设施的企业,由于团队和资金要求比较高,真正优秀的项目不会超过3个。而基于大模型做应用层技术创新的门槛则会降低,很有可能催生出一批新兴企业,同时也让SaaS(软件即服务)企业处理人际交互上一个台阶。

“以OpenAI为代表的AI 3.0,走上了跟过去AI浪潮不一样的路。”黄民烈说,“从学术研究到工业落地,不仅路径变得更短、更快,技术也更加接近真实世界,ChatGPT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ChatGPT的火热也预示着有数据和底层AI能力的平台公司更能引领AI的未来。黄民烈解释说:“像OpenAI这样有底层模型、有算力、有用户数据调用的企业,能够建立起‘用户调用-数据-模型迭代-更多用户’的循环。”

AI会逐步代替人类低端、重复性的工作,但人类的创新是AI无法取代的,对此黄民烈表示认同。他同时指出,“致力于有用、可信、安全的AI研究和应用,应该是学术界和工业界共同努力的方向。”

“需要资本的长期支持”

从发展路径来看,ChatGPT的成功出圈离不开巨额资金的投入。有投资人笑称,ChatGPT可谓是在冷板凳上“坐”出来的。

2019年3月,OpenAI成立了用于营利的子公司。2019年7月,微软向OpenAI投资10亿美元。近期,微软再次宣布将向OpenAI投资,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如果谈判达成,微软将持有其49%的股权,而Open AI的估值也将达到290亿美元。

那么,中国有可以对标OpenAI的机构吗?陈昱告诉《中国科学报》:“国内并不是没有可以对标OpenAI的实验室,而是大多数实验室都没有能坚持到最后并取得成功。”

“国内很多大企业也孵化了相关实验室进行创新性技术探索,但做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更务实的营收考量,让其变为辅助和支持业务部门的角色。”陈昱感叹说,“这是一个短期利润和长期价值的博弈过程。”

对于OpenAI的成功,陈昱认为,做研发不仅需要技术人员的情怀和坚持,更需要资本的长期支持,这样才能产生具有颠覆性创新能力的公司。

“中国致力于长期投入的资本环境跟美国还是有差距的。”米磊呼吁更多投资人多一些耐心,作为长期资本支持科技创新。

ChatGPT必将掀起新一轮AI热潮。周伟然指出,ChatGPT等技术产品通过AI语音提供便捷、高效、个性化的服务,可以催生出新的商业模式。经营或投资这一类型的AI服务机构和企业会更受青睐,估值也会比其他行业企业更高,在资本市场上也可以吸引更多投资者的追捧。

他提醒说,ChatGPT等AI技术产品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产品服务变现的渠道和可能性有极高不确定性。另外,由于相关技术应用产生的结果法律权属尚未明确,因此对于可能引发的法律责任和风险需要谨慎考量。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