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精”的ChatGPT已收到第一道禁令

ChatGPT办公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327 0 0

“成精”的ChatGPT已收到第一道禁令

ChatGPT要替代谁,又会成就谁

作者/ IT时报记者 潘少颖

编辑/ 林斐 孙妍

“请推荐一组不含坚果和海鲜的家常菜。”

“红烧牛肉面:将牛肉切成牛肉丁,把洋葱、胡萝卜、青豆分别切碎,在锅中倒入油烧热,放入洋葱炒出香味……”

“成精”的ChatGPT已收到第一道禁令

这是我与一款名为“HerAI”的人工智能App之间的对话,对于这个问题,它给了我三个答案:红烧牛肉面、干锅毛豆烧茄子和香葱虾仁炒饭,并给出了每道菜的做法。

我问“HerAI”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做菜,只是想体验一下与被说得快成精的ChatGPT类似的AI对话应用究竟“聪明”到哪一步。“HerAI”给出答案也没有给我多少惊喜,或许是因为问题带着个人喜好。

对于像“《流浪地球》和《阿凡达》谁更好看”这样带有主观色彩的问题,还没有自主意识的ChatGPT也只能中立地回答。如果问一些历史事件或者有特定答案的问题,它就会满足你。例如,当问它是谁赢得了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它会告诉你是乔•拜登在选举中获胜,还会额外告诉你拜登是何时就职的。

大到可以写代码、修程序bug、写小说,小到回答“怎么取出掉到马桶里的铅笔”这类尴尬问题,ChatGPT据说无所不知,你要什么它就给什么,智能到让人“头皮发麻”。

ChatGPT节约了在搜索网站搜索的时间,跳过了传统搜索引擎的“推荐制”,也跳过了用户自己在浏览、比对和整合的时间,直接把答案发给你,就像一场“跨物种的对话”,答案信手拈来,所以特别受到推崇。更重要的是,谁不想让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帮自己编写内容或代码?有统计显示,ChatGPT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快突破1亿月活用户的互联网产品。

“ChatGPT的意义不亚于PC或互联网的诞生”,比尔·盖茨对这个新风口不吝赞誉。微软已向美国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投资数十亿美元,这也足以说明微软对该技术的认同。

在国内,也掀起了一波类似于2016年AlphaGo的热潮。百度公布了自家类ChatGPT产品的名字“文心一言”,预计3月推出相应产品;阿里巴巴透露自家的聊天机器人目前处于内测阶段;网易有道确认或将推出ChatGPT同源技术产品,应用场景围绕在线教育……ChatGPT触发了科技巨头的激烈竞争。

ChatGPT是一个很酷的玩具,大家玩得很开心。比如搜索引擎就是ChatGPT的重要应用场景之一,不少网友“调戏”过后,直接把它当成了默认搜索引擎。前不久,微软推出了整合类似 ChatGPT 的全新必应(New Bing)搜索引擎。在New Bing上线的48小时内,有超过100万人申请加入,还有一众用户等待资格。有消息称,微软3月将推出集成ChatGPT功能的Office应用程序。

此外,包括像银行、医院、政府服务平台等需要人机交互的场景,都是ChatGPT的“用武之地”。具备逻辑推理能力的ChatGPT不会答非所问,这甩开了普通聊天机器人一大截。

ChatGPT是一把双刃剑,虽然高明,但是如何把ChatGPT利用好却取决于人类。学生用ChatGPT写起了作业,引发教育界人士的担忧,因为经过大量数据训练的ChatGPT能够回答复杂问题,不少欧美知名高校不得不发出禁令,减少学生的作弊现象;再比如,因为ChatGPT太火爆,不少人“蹭热度”“搭便车”,以此牟利,出现了“山寨”产品和账号转卖行为;美国网络安全公司Recorded Future认为,ChatGPT或对“黑客行动主义者、欺诈分子/垃圾邮件发送者、支付卡欺骗者等技术水平不高的网络犯罪分子”很有帮助,能够以更快、更自动化的速度生成恶意代码和电子邮件,把恶意软件、钓鱼攻击推向规模化时代。

ChatGPT自身也暗藏着不少风险。有律师认为,ChatGPT对信息、数据来源无法进行事实核查,可能存在个人数据与商业秘密泄露和提供虚假信息两大隐患。也有用户实测后发现,ChatGPT有时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存在事实性错误、知识盲区和常识偏差等诸多问题,还面临训练数据来源合规性、数据使用的偏见性、生成虚假信息、版权争议等人工智能通用风险。版权,是像ChatGPT这种生成式人工智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最主要的难题是聊天AI产出的答复是否产生相应的知识产权。

“作为一名记者,我担心你有一天会取代我的工作,因为你可以写出很精彩的文章,你会抢了我的饭碗吗?”

“我不会抢走任何人的工作。我只是一种工具,用来辅助人类,协助人们更快、更高效地完成工作。未来的职业变革一定会有很多变化,但人类一定会找到新的工作领域和发展方向,并在其中发挥自己的独特优势。作为一名记者,您可以充分利用深厚的知识储备和人文修养,在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发展的情况下,为读者呈现更加独特和有价值的内容。”

这是一位记者和ChatGPT的对话,曾经的AlphaGo让人们以为AI时代已经来临,在许多领域能替代人类,但如今,AlphaGo并没有取代什么

面对种种问题,ChatGPT依然要艰难地飞一会!

图片/ HerAI 东方IC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

“成精”的ChatGPT已收到第一道禁令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