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不搞ChatGPT就落伍了!”癫狂炒作下的科技公司众生相

ChatGPT编程11个月前发布 一起用AI
277 0 0

记者 | 程璐 李京亚

编辑 | 宋佳楠

“不搞ChatGPT就落伍了!”这似乎已成为近几日内国内外各大科技公司的普遍共识。

在海外,红到发紫的ChatGPT直接引发了谷歌、微软两大科技巨头的正面对垒。谷歌加紧展示了自己的AI聊天机器人Bard,微软则正式宣告在Bing搜索中引入ChatGPT技术,其CEO纳德拉甚至赋予其“执掌微软9年来的最大事件”之地位。

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A股也掀起一轮资本狂潮,相关的、不相关的各路公司股价暴涨,有技术储备和暂时没有但打算涉足的科技公司纷纷入场押注,表态将引入或开发类ChatGPT技术。

据Wind数据,ChatGPT指数共纳入24只个股。在最疯狂的2月8日,相关股票全线爆红,汉王科技、海天瑞声、云从科技、知乎等多股录得惊人涨幅,汉王科技甚至在连续七天涨停后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此外,百度、阿里、腾讯、网易、京东、360、字节……这些耳熟能详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都先后爆出将开发相关产品。

不过,股价的狂欢明显已经过度透支了未来预期,相关概念股表现分化。2月10日收盘,有公司持续上涨,也有大幅跌落的。这当中谁在蹭热点炒概念,谁又有真本事,普通人很难分辨。而在热潮之下,大公司垄断加剧、仿版捞金以及打乱AI研究方向等隐忧也不断显现。

A股狂潮谁是李鬼?

面对全球经济的高度不确定性,ChatGPT作为久违的科技热点一石激起千层浪,重新点燃了国内科技圈的热情。

A股公司们似乎“点ChatGPT就能成金”。过去数天里,有几十家中国公司先后自爆ChatGPT相关方向进展,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汉王科技连续八天一字板涨停,股价翻倍;海天瑞声市盈率已超240倍;商汤科技市值触及千亿港元;云从科技股价也实现翻倍;AI龙头科大讯飞重回千亿市值……

中概股中,寺库曾单日暴涨124%,知乎则凭47.1%的涨幅创下港股上市以来股价新高,网易有道、知乎、百度、美图、赛为智能、拓尔思、格灵深瞳等公司也先后大涨。

然而在享受股价飙升红利之时,目前A股相关公司只有少数与ChatGPT同源,甚至概念公司也没有储备起能达到ChatGPT同级别的语言模型。其中一些借着市场热潮炒概念、拉股价,再套现离场,最终可能没有任何相关产品或技术留下。

据界面新闻统计,Wind数据中纳入ChatGPT指数的24家公司里,仅有科大讯飞、汉王科技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回复称,“在ChatGPT涉及的NLP(自然语言处理)领域有相关技术积累”。但从产品体系来看,八连板的汉王科技目前还没有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相关或者能够体现AI多轮对话能力的产品,传统业务仍是主要收入来源。另有8家公司则“未与OpenAl合作”或“不涉及、不包含ChatGPT产品或AIGC业务”。

三六零的表态,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国内大部分厂商的真实水平。其直言“公司何时推出基于类ChatGPT技术的demo版产品及其实际效果如何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的类ChatGPT技术的各项指标只能达到略强于GPT-2的水平,与当前的ChatGPT相比尚有代差的落后。”

多日疯狂上涨后,市场似乎逐渐恢复理性。汉王科技、海天瑞声、云从科技先后收到交易所监管函关注,多家ChatGPT概念股也震荡回调,2月9日早间港股知乎跌超8%,百度跌约5%,网易跌约3%。

追根溯源,底层机器学习模型才是ChatGPT真正的竞争点所在。除了技术储备,开发ChatGPT还需要大量的云计算资源、海量数据学习来实现。也因此,国内厂商里在人工智能领域积累较深的互联网公司,最有潜力抢先开发出相关产品。

2月7日,百度宣布其类ChatGPT项目名为“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计划在3月完成内测并向公众开放。百度涉足AI领域已久,其可以利用自身搜索引擎业务下的庞大文本数据库,以及产业级知识增强文心大模型ERNIE,达到跨模态、跨语言的深度语义理解与生成能力。未来,“推荐制”的搜索结果或将给搜索引擎带来革命性的变化,这也与百度的业务更加契合。

而阿里、字节跳动等厂商则更有可能基于旗下人工智能相关研究院推动开发。此前国内企业普遍商业化意识不足,没有赶上国外的步伐,但目前相关大厂已经在做不同程度的开放,尝试依托各自优势向上层的应用场景延伸。

例如近日,阿里达摩院爆出正在研发类ChatGPT的对话机器人,结合阿里的业务体系,未来产品可用于探索电商跨模态搜索、AI虚拟主播、天猫精灵创作辅助等新场景;京东的NeuHub平台主要围绕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等方向,可用于打造京东智能客服解决方案;寺库的应用方向,也代表了业务驱动的电商AI进程。

知乎作为中文知识问答社区,积攒了丰富的AIGC的优质内容学习样本可辅助大模型开发。截至2022年第三季度,知乎社区内的内容量已累计超5.79亿条,问答量累计超4.82亿条。微软刚发布的整合了ChatGPT技术的新版必应中文网页,就有不少问题的答案来自知乎。腾讯也拥有千亿级中文语料的累积,以及智能文本处理能力的产品需求。

可以说,在AI所需要庞大的用户数据基础及资金成本、人力成本方面,互联网巨头都拥有天然优势。

从AIGC整体产业链来看,上游主要包括数据供给方、算法机构、创作者生态以及底层配合工具,中游包括文字、图像、音视频处理厂商,下游则是各类内容创作及分发平台。因此,未来还有可能受益的行业包括AI所需的处理器厂商、AI算法商业落地的厂商、AIGC相关技术储备的应用厂商。

一旦ChatGPT热潮消退,回归现实的AI技术最终比拼的是落地能力,那些炒概念、蹭热度的公司注定将走向边缘化。

国内相关人工智能行业总架构。图源:华兴资本2022中国创新经济报告美股开“卷”

在ChatGPT大行其道之后,美国科技公司谈论相关话题的频率也以指数级别上升。

作为人工智能军备战的发起方,微软或是最大的受益者。与他紧密联姻的OpenAI是ChatGPT的缔造者,这让微软巧妙避开了ChatGPT早期阶段的潜在风险。

OpenAI,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人工智能公司,于2022年11月推出了对话式AI模型——ChatGPT,因其展现的具有逻辑、情感的对话能力而引发大众追捧。当前ChatGPT的月活用户已经狂飙到了一亿,收费订阅服务也证实了其商业化潜力。

据《财富》杂志报道,尽管2022年OpenAI的收入预计尚不足3000万美元,净亏损总额达到了5.45亿美元,然经此一役,OpenAI直接吹出了“ChatGPT风口”,身价也翻了百倍不止。路透社报道称,ChatGPT告诉潜在投资者,预计2023年和2024年的公司收入将直接来到2亿美元和10亿美元。

在ChatGPT问世的第70天,微软光速发布了融合ChatGPT-4的新版必应搜索引擎和Edge浏览器,暴击谷歌。新版必应受到了广泛好评,其内容输出形态与ChatGPT上线时已大有不同。

在外界看来,错过了移动互联网风口的微软,有望借助ChatGPT重新成为时代焦点。纳德拉甚至将人工智能驱动搜索的意义与互联网诞生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相比肩。只是相对疯狂的A股,微软没有做到“点ChatGPT”成金,推出新版搜索引擎当日股价只上涨了4%。

实际上,自ChatGPT上线至今,微软股价上涨幅度有限,反映了投资者对微软在搜索引擎市场取代谷歌的看衰。根据Statcounter的数据,必应的市场份额从未超过4%,而谷歌的市场份额自2009年以来只有几次微跌至不到90%。小冰公司的CEO李笛认为,搜索引擎和对话机器人形态未来很长时间内都将并存,无法替代。

但微软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据微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披露,微软的广告业务在2022年录得近180亿美元收入,比2021年增长了80%。在总规模5000亿美元的互联网广告市场中,180亿美元只是谷歌2022年广告收入的十分之一,但这种财务回报对失去了疫情红利的微软却很重要。如果利用ChatGPT在搜索引擎领域参与竞争,就能给微软的网络广告业务带来巨大增幅。如果进一步撬动其占据领导优势的云计算市场,那微软的黄金收获期或将到来。

这种“小题大做”把“最伟大”的人工智能公司谷歌逼至首鼠两端。

谷歌本是生成式AI的游戏规则制定者,但由于不擅长制定公司级别的产品战略,导致在大模型训练中兵力分散,加上与姐妹公司DeepMind疏于沟通、在美国本土面临严峻的反垄断压力等复杂因素,错失了新一轮AI竞赛的主导权。按照谷歌本来的打算,今年5月的I/O大会才是谷歌版ChatGPT亮相的最佳节点,但在遭到ChatGPT的突袭之后,谷歌乱了阵脚。

微软新版必应亮相的第二天,谷歌提前上阵了自家新AI加持的搜索引擎Bard。然而出师不利,其回答被爆存在事实性错误,当天谷歌股价大跌7.4%,市值蒸发1024亿美元。

作为最典型的平台型企业,人工智能一词在亚马逊的历年电话会上极少露面,但这次也对ChatGPT展现了极高的热情。上月,亚马逊将ChatGPT用于许多不同工作职能之中,包括回答面试问题、编写软件代码和创建培训文档。一名员工在Slack上表示,亚马逊AWS云部门已经成立了小型工作组,以更好地了解人工智能对业务的影响,目前测试发现ChatGPT在回答AWS客户支持问题方面“做得非常好”。

面对ChatGPT这种地震级风口,一意孤行推进元宇宙的扎克伯格也决定不再固执已见,他称生成式AI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新领域,Meta计划今年将新技术融入其所有产品,例如生成图像、视频、虚拟人和3D资产中。这一表态推动Meta当天股价盘后飙升20%。而在过去一年,因商业模式坍塌,Meta的市值下跌了72%。

【深度】“不搞ChatGPT就落伍了!”癫狂炒作下的科技公司众生相

国内外科技巨头加大投入。图源:华兴资本2022中国创新经济报告

生存堪忧的美版今日头条Buzzfeed在宣布接入ChatGPT进行内容创作的计划之后,股价在两天内迅速飙升了307%。这不禁让人想起2017年收到退市警告的长岛冰茶公司改名为长区块链公司,成功蹭上加密货币热潮,使其股价飙升了289%的历史。但本周,BuzzFeed的股价已从上周的盘中高点抹去了40%。

微软没吃到的股价红利可能被一家叫做c3.ai的公司尽数吸纳。这家公司是正宗的ChatGPT概念股,年初至今累计涨幅超过了131%。1月宣布将ChatGPT集成到产品中后,吸引到了大量美股市场炒作资金。这家公司提供的是企业AI软件,在生态系统中构建了数个可扩展的通用AI模型,允许客户用来构建自己的AI模型。真格基金管理合伙人戴雨森曾预测,从ChatGPT中可看到新一代的AI技术已有“乐高化”趋势,AI领域或再迎创业大爆发。

相关数据显示,进入2023年,全球多家生成式人工智能公司创业公司已经或正在进行下一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7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微软对OpenAI注资的100亿美元。一份报告显示,OpenAI和DeepMind的前员工已经创办了至少22家AI创业公司。

与巨头联姻、利用ChatGPT迅速在内容创作领域落地、为人工智能提供开源的通用路径,国内和海外在这些前沿方向的探索上有趋同迹象,但海外初创的佼佼者明显走得更快。相较于二级市场的盛况空前,国内一级市场显得更为沉稳,风险投资人们去年年末就花了大量精力研究生成式AI,但出手异常冷静,落子基本围绕营销、医疗、安防等垂直领域,也有声音认为国内初创无法在这个场域形成独立生态。

隐忧显现,人工智能终迎拐点?

当国内外巨头全面开卷ChatGPT之时,潜藏在背后的各种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

在中国,类ChatGPT产品尚未诞生,赛道的第一桶金却被仿版ChatGPT赚走。

由于注册流程相对繁琐,国内市场上出现了一系列山寨ChatGPT,形式包括微信公众号、App等。据界面新闻了解,这些产品充当着双向连接的中间站作用,将用户的问题转发给ChatGPT、再将真实回复转发给用户。与官网注册后免费获得的18美元试用额度相比,山寨版ChatGPT对话1300次要99.99元,绝对是暴利。

除了赚快钱,AIGC的商业化方向,包括社交媒体、广告、游戏、平面设计、编程、市场营销甚至艺术领域,每一个涉及人类创造力的行业都可能被重塑,一些特定领域面临的挑战也会更大,比如教育和知识产权方面,有不少海外大学生用ChatGPT参加考试、写论文。

最近关于人工智能与人类关系的讨论愈演愈烈,有不少人担心某部分内容创作者将被AI取代;人工智能也有可能在海量数据的训练过程中被误导,以至于产生偏见,甚至传播错误失实消息。从ChatGPT自身特点来看,海量数据的持续运转也势必给数据安全层面带来更高挑战。

合规性和技术性问题之外,在商业领域,也有人担心未来ChatGPT会助推少数拥有强大算力的大公司强化垄断地位。由于人工智能大模型需要大量的云计算资源,例如算能积累,因此OpenAI和Anthropic这些最优秀的初创企业也需要和少数几家科技巨头合作,以获得运营所需的极其昂贵的算力资源和资金。

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反垄断法的科瓦契奇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人们会高度关注大型信息服务公司如何限制新一代竞争对手的机会。”但反过来,美国反垄断监管部门的举措也会成为ChatGPT新一轮军备赛中的变量。此前谷歌就因受到了更严峻的反垄断压力,间接导致在人工智能产品推进上的踟蹰不前,而微软受到的压力更小,于是在谋篇布局中更为大胆。

3个月前,当坚持产品驱动研究的OpenAI把ChatGPT送到世界面前,人工智能普及的大幕随即拉开。过去制约人工智能的瓶颈很多,特别是认知智能难以获得。当上一个十年深度学习所带来的低垂果实接近摘完,AI可以更好地理解自然语言,通用人工智能就可以实现。

OpenAI的基础研究突破恰好解锁了下一步AI商业化的瓶颈。NLP领域头部企业睿企科技董事长于伟表示,此前基于NLP方向的人工智能公司要把识别理解和决策判断一并做好,难度很大,现在ChatGPT把认知理解部分完成,只剩决策判断部分,“这意味着可以应用了。”

狂欢也好,炒作也罢,一个更清晰的图景正在浮现:人工智能诞生六十年可能终于走到了商业化的拐点。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A股热潮或将重新带动投资热情,助力国内互联网产业再次发起赶超。当国内的人工智能圈步入自己的ChatGPT时刻,行业也将进入又一个创新时代。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