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ChatGPT游戏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423 0 0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撰文丨周晨

来源丨深究科学

ChatGPT自发布以来,火爆程度堪称顶流,热度持续不减。

就在大家都热衷于“调戏”ChatGPT的时候,一些科学家已经在想办法把ChatGPT当“工具人”应用到自己的研究领域。

例如斯坦福大学和谷歌强强联手,把ChatGPT带入进沙盒类游戏里,让AI来做出游戏决策,俨然构建出一个赛博朋克的虚拟世界。

除此之外,浙江大学材料学院研究员洪子健也在琢磨怎么把ChatGPT应用到计算材料学上面来。

不久的未来,办公、医疗、游戏、科研……都会被ChatGPT变革一遍。发展恐怖如斯,也让我们不禁担忧:人工智能会最终取代人类吗?

文体两开花:游戏和学术都热衷于用ChatGPT

近日,谷歌与斯坦福大学合作,联合开发了一款名为《超人前传》(Smallville)的小游戏。

这款小游戏的不同之处在于,游戏的开发者把火热的ChatGPT技术应用游戏中,ChatGPT逐渐把这个虚拟的世界“演化”成一个赛博朋克的世界。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图源:康奈尔大学官网

这个游戏是关于 25个小角色的日常生活,他们每个人的日常作息都像我们人类一样,睡觉、吃饭、聊天。

《超人前传》截图。图片来源:斯坦福大学和谷歌

开发者给每个角色设定好了身份和作息时间,比如说你是一个画家,到点了你就该出门采风。如果两个小人碰头了,就会自动触发对话。

听起来好像平平无奇,但是引入ChatGPT后,游戏的真实感就强多了。

开发者向AI解释角色的职业、关系、记忆之后,ChatGPT就“接管”了这个游戏,这些NPC在人工智能的驱动下不仅保留了记忆,还能根据自身设定触发新的剧情。

比如说,触发一些多角、多链条关系。

伊莎贝拉·罗德里格斯情人节派对的扩散路线。在模拟结束时,共有12个成员听说了霍布斯咖啡馆的派对。

假设给伊莎贝拉(Isabella)下发一个情人节举办派对的指令,伊莎贝拉会自发地传播消息,让好朋友来帮忙装饰派对现场。

在派对上,成员之间就会根据自身的设定来活动,比如说玛丽亚(Maria)有个暗恋克劳斯(Klaus)的设定,在听到派对消息后,她会主动邀请克劳斯参加。

不仅如此,成员之间也会聊八卦,也会议论某个特定的人。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在听说山姆要选举的消息后,不喜欢他的汤姆的反应

如此看来,在ChatGPT的加持下,一个高度智能的赛博朋克的数字世界就在咫尺。

不仅游戏里有ChatGPT,科研上里面也有。

一般来说,计算材料任务,主要分三个步骤:建立模型、编写代码,准备数据可视化脚本。

来自浙江大学的洪子健教授介绍,“ChatGPT可以帮助我们准备脚本来构建原子结构”。

在这项研究中,洪子健通过不同的命令和在不同的时间访问,ChatGPT为锂金属生成的cif文件可视化。

2023年2月20日,当洪子健访问脚本时,ChatGPT还没什么反应,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它的进化能力,以及从交流中学习的能力”。

比人工智能本身更可怕的,是ChatGPT的自我学习能力。洪子健表示,“当我20天后访问它时,它给了我不同的答案,接近正确的答案。如果我给出更多的提示,它就会像人一样自我修正。”

与其害怕AI,其实不如主动出击,学会去驾驭它

前段时间,微软和OpenAI联合发布了GPT-4 Office ,一时之间,点燃了互联网。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图源:微软发布会

将人工智能融入Office办公系统后,一键生成文案、PPT简直易如反掌。

在我们感慨技术强大的同时,部分“打工人”也陷入了担忧:未来我们会被淘汰吗?

其实就目前而言,人工智能还是存在着很多问题。包括像ChatGPT这样的人工智能,很多时候都会出现一些幻觉问题(hallucinations problem)。

简单来说,就是胡说八道,不过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比方说,我们问一下《武林外传》的扮演者有谁?

ChatGPT给你的答案是: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再问一段《士兵突击》的剧情怎么样?ChatGPT能给你直接编一段出来,还像模像样的。

ChatGPT不仅可以做科研,还能让虚拟数字社会不断学习、演化

如果我们完全相信ChatGPT,可能就会掉进了它的陷阱中。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耗能太大。生成式AI需要大量硬件才能正常运行。近日,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最近疑似批量购买GPU(图形处理器)筹备AI项目。

此前,原腾讯副总裁吴军也在提到ChatGPT训练一次的耗电量,他表示,“大概可能是3000辆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每辆跑到20万英里,把它跑死,这么大的耗电量,才够训练一次。”

目前来说,“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说法有点剑走偏锋了,但一些技术水平较低的工作,可能AI就能独立完成。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AI呢 ?”

与其害怕AI,其实不如主动出击,学会去驾驭它。

正如微软给自家人工智能起名“Copilot”(副驾驶)一样,技术是时代的座驾,然而能够驾驭技术从而影响时代进程的,永远是具有主体性意识的人。

参考资料

1. Stanford Scientists Put ChatGPT Into Video Game Characters And Its Incredible(IFLScience)

2. Will ChatGPT replace computational materials scientists?(PHYS.org)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