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版ChatGPT,提前上岗的早产儿

ChatGPT编程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412 0 0

是什么驱动着还未成熟的产品,急匆匆上架?

文 | 林秋艺

编辑 | 龚 正

气氛烘托了一个多月,被定位为中国版ChatGPT的百度文心一言昨日终于亮相。《真故研究室》获邀参与了内测,结果如李彦宏自己所言,“并不完美”。可能由于产品不及市场预期,发布会刚开始11分钟,百度港股走出深V曲线,盘中一度大跌10%,场面确实尴尬。

从科学理性角度来看,百度在产品还不理想时,就发布文心一言着急了点,它可能背负着身为“AI第一股”要书写历史定位的压力,同时商业利益驱使百度需要率先出品占领市场。不少网友对百度走成深V揶揄调侃,这是百度理应要承受的。不过从另一个层面而言,百度版ChatGPT如同个孩子,大众可以给它更多一点时间,以严格的目光来督促它变得更好。因为在中美科技时局之下,在AI高科技领域,一个自主可控的中国版ChatGPT,符合国家利益。当然这个角色也可以不是百度,但必须是中国企业。今早百度股价开盘回升,某种程度上也是其中国价值被重新定位的表现。

#01

有人关注百度版ChatGPT的使用体验,有人关注李彦宏的下颚线和皮带。

不过,就在昨日的文心一言产品发布会开始11分钟,场外的百度港股股价,就喧宾夺主、应声跳水,成功转移了所有舆论的视线。

如图:

▲ 图 | 百度昨日股价走势

对比李彦宏的发言进度,资本市场率先做出反应,大概是在发布会开始的10分钟后,李彦宏开始播放提前录制好的“Demo演示”时。

资本市场敏感任何风险。尤其是中国版ChatGPT的概念和气氛,在这之前已被炒到许高。

在这场发布会之前的1个多月,《某某单位宣布接入文心一言》的标准文本和海报,就已经刷屏了社媒网络。百度官宣,有400多家单位参与接入,虽然彼时产品还没见半个影儿,但预期已经被大量植入。

资本市场在这之前也是闻声而动。在2月8日-9日,也就是ChatGPT概念被炒得最热之时,以百度、知乎等为代表的搜索、知识社区等概念股,股价就涨到了过去一年内最高点。

就连百度旗下此前亏了多年的爱奇艺,股价也有连动。其创始人龚宇在新一季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未来会用AIGC来写剧本。”

万事俱备,只待大幕拉开,主角登场。

按照官方介绍,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是百度研发的基于自然语言理解和生成的人工智能模型。

李彦宏很直言不讳地表示,这是对标海外ChatGPT而研发的产品,它的定位是一个通用的赋能平台,金融、能源、媒体、政务等千行百业,都可以基于这个平台来实现智能化变革,实现效率提升,创造巨大的商业价值。

不过,真实往往也埋藏在细节之间。

昨天的发布会开场,作为主角的李彦宏登场介绍,较此前的高调,明显降低了调门。

“某种意义上我们为此准备了多年,但也不能说我们完全ready了。”李彦宏说。

这句话的谜底,就在于其后脱口而出的“我自己测试感觉还是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

于是气氛开始变得微妙。

要知道就在中国主角登场的前一天,OpenAI刚也发布了最新的GPT-4版本,23秒做出一个网站的超能力,让不少人震撼。

与之相比,文心一言发布会明显违背了时下讲究临场感、实时互动的时代规律,选择的是播放事先录制好的演示视频。这一做法直接被网友戏谑为“ChatPPT”、“文心一言=百度搜索 文心一格 百家号”。

此外,演示中提问的关于文学创作、商业文案创作和数理逻辑推算的问题,也多显得不惊艳,没太能凸显出其对话式生成的功能特点。

实践出真知。我们干脆对文心一言直接进行了随机测试。

针对其图片生成功能,第一个指令是:请它生成一张奶牛猫的漫画风格图片。

▲ 图 | 文心一言生成的奶牛猫图片

奶牛猫其实就是平常所说的黑白花,生成结果如图可见。百度百科则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 图 | 百度百科上关于奶牛猫的介绍

有B站网友认为,文心一言和GPT-4都称自己支持多模态,但百度的多模态生成和GPT-4的多模态理解显然还不是一个层级的东西,文心一言还停留在文生图、文生视频,未能真正理解文本内容。

我们又随机提问了当下网民较为关注的旅美大熊猫丫丫归国时间问题。

文心一言给出的回答是:回国时间为2022年12月31日。事实是,这个日子只是美国孟菲斯动物园宣布将结束丫丫20年租借期的日子。

▲ 图 | 文心一言给出的答案

第三个指令是:大熊猫福宝和乐宝现在在哪里?文心一言给出的回答地点没错,但错在更离谱的地方。

▲ 图 | 文心一言给出的答案

事实是,大熊猫乐宝是福宝的爸爸。

当然这些BUG只是插曲,文心一言还是能回答好不少问题的,这一点等产品内测结束、正式出来,网友们可以自己检视。

网友们的调侃,更多只是一种失落。

在今年2月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曾表示,文心一言是“更适合中国市场的人工智能模型”,因为它能够处理中英文双语、方言、网络用语等多样化的语言表达。

言下之意,相比于海外的ChatGPT,文心一言更懂中国市场、中国语言,更本土化。无独有偶,百度此前发布的文心一格,也强调了其更懂中国文化的属性。

在GPT-4发布之前,一些使用了ChatGPT的用户表示,ChatGPT对中文的理解还比较有限,于是很期待百度版ChatGPT。但目前看,显然百度版也会让这部分用户失望。

与之对比,刚发布GPT-4已经在各国语言的理解能力上做了极大的提升。目前GPT-4在中文的准确度大概为80%左右,已经优于ChatGPT(GPT-3.5)的英文表现了。显然百度版ChatGPT在中文语义理解上,还需要精进。

▲ 图 | ChatGPT在不同语种上的能力表现,标红为中文

#02

对于文心一言的发布,从产品力表现看,不少人觉得有点儿仓促,为啥一定是3月16日,而不能延后。

一位熟悉百度的人士向《真故研究室》透露,实际上此前百度员工内部测试时,就已经发现文心一言并没有达到百度内部的预期。

之所以还如此坚持,或有两点原因,一是ChatGPT风口当下,以“AI第一股”自称的百度,需要尽快拿出所谓的首个中国版产品,书写历史定位。这也是一种品牌战略,毕竟市场能记得住的,都是首个、第一。

二是市场驱利。提前抢占市场,创造需求,为未来可能的AI变现打下基础。

对于文心一言而言,当务之急是在完善产品的同时,构建广泛的应用生态。

据百度官宣,目前已有超过650家合作伙伴宣布加入文心一言生态,申请文心一言API调用服务测试的企业已突破6.5万。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宣布接入文心一言的企业大致有这几类:互联网、媒体、金融、汽车、企业软件、地方文旅局等。

比如,昨天武汉市文化和旅游局就宣布,成为文心一言首批生态合作伙伴,称即将推出的武汉文旅超写实数字人“楚晗兮”,会深度接入 “文心一言”,成为对话式语言模型在国内文旅场景的首例应用。

▲ 图 | 武汉文旅局宣布成为文心一言合作伙伴

另外,《真故研究室》还在文心一言的生态合作企业中,发现了一家上海预制菜企业——珍味小梅园,也就是“舅舅”王耀庆当代言人的那家。

2月16日,珍味小梅园官宣成为文心一言的首批合作伙伴,称将要把百度的智能对话技术成果应用在客户服务领域,即智能客服。

在文心一言之前,ChatGPT的商业变现之路,已经较好地为百度打了样。

2022年11月底,OpenAI发布了ChatGPT,短短2个月,月活用户就已突破1亿,成为史上活跃用户规模增长最快的应用。

今年2月2日,OpenAI就已经逐渐走上了商业变现之路,推出了ChatGPT的付费订阅版ChatGPT Plus,提供比免费版更为快速的服务和新功能优先试用权,费用为20美元/月。

而针对企业的付费订阅模式,则是将ChatGPT集成到产品中,价格为每1000次调用,花费0.002美元。

虽然目前来看,ChatGPT的主要盈利方式还是在于向B端和C端提供订阅服务的模式,但今年3月3日,OpenAI宣布开放ChatGPT的API接口这一举动,被业内人士视为ChatGPT商业化落地的重要一步。

业内人士认为,ChatGPT开放商用API接入,意味着其成本已经足够低廉到一般企业可以支付的程度。

此前曾有传闻,OpenAI计划2023年营收2亿美元,2024年底前营收达10亿美元。此次GPT-4的推出和开源,似乎也应证了此说法。

昨日百度港股下跌的同时,ChatGPT概念股却震荡回升,万兴科技、昆仑万维、蓝色光标等公司都受到ChatGPT概念的影响,涨幅居前。

其中最令人意想不到的还属A股上市公司汤姆猫,该公司发布的产品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会说话的汤姆猫”,在搭上ChatGPT后汤姆猫也顺势改名为“会聊天的汤姆猫”了。

2月上旬,汤姆猫就表示,ChatGPT本体模型开放后,公司已接入该模型API进行测试,目前公司也已着手正式产品的开发。

汤姆猫并不是唯一一家接入ChatGPT的企业。从上个月开始,就有多家上市公司陆续宣布,即将或者计划接入ChatGPT,包括但不限于天娱数科、元隆雅图、风语筑、捷成股份等。

对于百度而言,想要分一杯羹,就得抢先占领市场,先将合作伙伴接入文心一言的生态搭建,然后像ChatGPT一样,免费版本先行,当市场形成需求时,再面向B端和C端用户发布收费版本,完美复刻ChatGPT的商业变现路径。

#03

客观而言,百度版ChatGPT遇到的坎坷,只是科技进步中的小插曲。AI研发,本身就是一种长期投入,需要不断攻关克难,一旦放弃,沉没成本可能让人难以想象。

自2017年7月开启All in AI战略后,2017年至2022年Q3的6年间,百度已投入了超千亿元研发费用,研发费用率一路从15%提升至目前约20%的水平。

李彦宏曾表示,对百度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15%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海外互联网科技巨头谷歌、微软、亚马逊的研发费用率约为12%。

对于努力做AI多年的百度,不得不说,它的一系列AI产品已经为市场提供了多样化的智能供给。从面向C端提供服务的自动驾驶、到小度智能音箱;从B端的飞桨,到加入了AI技术服务的百度智能云。

站在理性角度,不能抹杀百度在中国AI领域的引领角色和所做的贡献。同时,市场也需要更多的中国企业来同台竞争。

▲ 图 | AI关乎着综合国力竞争

2月20日,复旦大学自然语言处理实验室邱锡鹏教授团队发布了国内首个类ChatGPT模型MOSS,邀请公众参与内测,但当天就因为瞬时访问量过大,服务器被挤崩溃了。

复旦科研团队连夜修复了网站服务器,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对MOSS能力的质疑。

有部分测试后的用户反馈,MOSS的英文回答水平比中文高。对此,复旦科研团队坦诚回答,因为MOSS的模型基座学习了3000多亿个英文单词,中文词语只学了约300亿个。

从全球追随者的角度来看,百度也不是第一个发布类ChatGPT的大厂,当然也不是第一个偶遇尴尬的企业。

2月8日,在巴黎召开的发布会上,谷歌的聊天机器人Bard首次亮相就惨遭滑铁卢。

Bard只被问了一个问题——“我可以告诉我 9 岁的孩子关于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哪些新发现?”

Bard的回答是 “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拍摄到了太阳系外行星的第一张照片”。然而,事实上第一张系外行星照片是由欧洲南方天文台的Very Large Telescope(VLT)在 2004 年拍摄的。

在短短几秒的展示里,Bard让谷歌颜面尽失,迅速撤下YouTube上相关演示的视频。

除了在意谁是第一个发布类ChatGPT应用的大厂之外,市场上还有声音在意,为何中国的企业没有率先做出ChatGPT这样的AI产品?

对此,《真故研究室》此前对话过的中国计算机学会科学普及工作委员会主任助理崔原豪博士表示,国内甚至国外的大厂都没有比OpenAI先做出来ChatGPT这样的产品,主要原因在于技术路线上的差别。

OpenAI选择的这条路线,在ChatGPT发布之前,大家都觉得它只是一条路线而已,并不觉得它会是一条通往未来通用人工智能的标准路线。

但ChatGPT出现之后,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一个数字。

这款产品的独特性或者颠覆性在于,它变成了一个可以直接面对用户的产品。而此前的人工智能产品,比如小冰、小爱同学,或者是手机里边的图像处理、图像增强的算法,也都是内嵌在其它产品里面的,并没有真正打包成一个完全的人工智能产品去卖给用户。

“ChatGPT现象让大家觉得,朝这个方向做通用人工智能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ChatGPT也展示了潜力。”崔原豪博士表示。

从目前公众理性来看,调侃百度的尴尬并不难,难在我们在给于公众审视的同时,也可以多给文心一言以及其它中国产品多一点时间和鼓励。

毕竟,中美科技时局之下,中国有个自主可控的ChatGPT,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