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MJ指南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512 0 0

资本为虚拟人与粉丝的真实情感买单。

作者|六一

一边是入驻b站单场捞金百万的vox,一边是在职场pua争议中退场的Asoul珈乐。

不同的是,vox的亮相只在b站的地界里热闹非凡,Asoul珈乐的再见却出圈到微博热搜第一。

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当「元宇宙」的概念红利还在熊熊燃烧之时,「数字人」曾被认为是杀入新世界的第一批先锋队。其中「虚拟偶像」的赛道备受关注,特别是在乏善可陈的娱乐圈讲不出什么花样故事的时期,虚拟偶像在品牌营销领域也被寄予厚望,成为一枚试图激起浪花的石子。

但虚拟数字人的游戏仿佛还没打开局面,就已经暴露出不少的问题。以造就幻想为本职的虚拟人,被投入了太多的「真金白银」,也被赋予了太多的「真情实感」。

当聚光灯的光束透过缝隙钻入虚拟人市场,梦幻的泡沫被戳破,散射出来的真相该被如何思考?

真人偶像尽显颓势,虚拟偶像走向上市

实际上在「元宇宙」的概念爆火之前,盯上数字虚拟人的玩家已不在少数。

在b站首秀的vox是一位「声之恶魔」,所属Nijisanji日本彩虹社。根据萌娘百科,vox自2021年12月开始在YouTube上活跃,人设为日本战国末期的一名声音恶魔,所领导的部落在与德川家康交战后灭亡,从而成为了一名虚拟up主。

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Nijisanji彩虹社于2018年成立,是日本ANYCOLOR公司旗下的虚拟主播企划,目前拥有大量的虚拟主播角色。各色各异的虚拟主播形成了强大的角色矩阵,也让彩虹社成为行业内顶尖的vtuber集团。

而就在vox开启b站直播首秀的半个月前,彩虹社向东京证券交易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并获得了批准。

真人偶像尽显颓势,虚拟偶像走向上市。

再看这次争议漩涡中心的珈乐,来自乐华娱乐的虚拟偶像团体A-SOUL,其背后的运营资本中出现了互联网头部大厂字节跳动的身影。2020年11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朝夕光年工作室与乐华娱乐共同推出了A-SOUL,朝夕光年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支持以及日常运营。

A-SOUL一共包括五位成员,分别是贝拉(Bella)、珈乐(Carol)、乃琳(Eileen)、嘉然(Diana)和向晚(Ava)。每一位成员都设定为18岁左右的女大学生,并且有着明确的、独特的个性。

图片来源:微博@A-SOUL_Official

除了上述两位近期吸睛的虚拟偶像之外,国内的虚拟人市场还有不少经典代表作品。

比如一夜之间引爆社交网络的柳夜熙,一个会捉妖的美妆达人以一条视频发家的故事被反复咀嚼。柳夜熙的背后是创壹科技,一家深耕于短视频领域的公司。以特效流短视频的方式切入虚拟人的赛道,创壹科技交出了一份得意之作。

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图片来源:微博@柳夜熙

又比如一开始就专注这个赛道的虚拟人生态公司「次世文化」,与「魔」共同推出超写实虚拟KOL「翎__Ling」。这位面孔极具东方特色的虚拟人,不仅与Dior、宝格丽等国际大牌有所合作,还登上了央视的舞台,参演了《上线吧!华彩少年》的录制。

图片来源:微博@翎__Ling

从技术层面来看,vox、珈乐等虚拟人的共同特征,可以发现他们都以「中之人」驱动为主。「中之人」的概念来源于日语「中の人」,意指操纵vtuber(虚拟主播)进行直播的人,也泛指任何提供声音来源的工作者。‌

「翎__Ling」的声音中之人就来自京剧梅派的第三代传人,更进一步巩固虚拟人本身国风国潮的定位。

除了以中之人驱动为主的虚拟人之外,还有一个类型的虚拟人以AI+CG驱动为主,比如湖南卫视的虚拟主持人小漾。

图片来源:微博@小漾-Young

不管是半路出家还是从一而终,不管是互联网巨头还是拥有国家背景的企业,对于虚拟人的关注一直在线。有技术的以技术服人,技术方面不够强势的用内容和运营来支撑。说到底,都是造IP。虚拟人几乎无限的可塑性,让不少公司更能以「造神」的方式来造IP。

从可接受度来看,虚拟人还未发展到一个让大部分群体「习以为常」的阶段。因而动用了虚拟人资源的各个场景,都是被寄予厚望的噱头和亮点。时尚大秀与潮流歌会都开始将虚拟人角色纳入到秀场之上,踏足元宇宙概念的一个可操作性极强的落点。

如果更聚焦一些,关注到虚拟人凭借其自身的文化凝聚起来的粉丝群体,不难发现「小而美」的他们自塑造着与虚拟人之间的高强度黏性。

一腔热血地去爱也团结了志同道合的同好者,为虚拟偶像付费的背后是为他们所热爱的文化和身份认同付费。还能有什么比「情真意切」更具备说服力吗?

虚拟人,逃不过内卷

虚拟人之间的比拼,也十分残酷。

互联网平台为我们构建了一座座虚拟的岛屿和城市,「跨次元」本身就附着着极强的赛博交互意味。打破次元壁的交互,才能维持一个虚拟人的活跃度,才能持续打开虚拟人的商业化市场空间。

上述提及的vox、A-soul、柳夜熙、翎__Ling四位虚拟人,走的是不同的变现路径。而非常明显的是,就算到了虚拟人赛道,类艺人的发展路子依然是最容易挣钱的一条。

A-soul珈乐在去年11月的生日会直播上,一个人连跳了20支舞。当天直播收入超197万,创下12161人舰队人数的新纪录。除珈乐之外,其他成员的生日直播收入也均超百万。

A-soul为乐华娱乐带来的收益是显在的可观。在乐华娱乐所公示的招股书中,曾引起广泛关注的,一个是445页的招股书中18次提到王一博,被网友戏称为「王一博概念股」;另一个则是A-soul为乐华的泛娱乐业务收入增长贡献了约80%的份额。

都是「顶流艺人」。

而出道即巅峰的柳夜熙和翎__Ling,在大众眼前的曝光量却不如预想中的水涨船高。高起点也许可以决定高商业价值,但是高商业价值的支撑需要的不仅仅是高起点。

柳夜熙和翎__Ling的IP在与受众的互动方面不如vtuber,所以难以积累固定下来的、规模化的粉丝群体。为他们点赞的人们爱的不仅是极具国风特色的虚拟形象,爱的也是制作团队的技术流风格,是他们独辟蹊径的文化底色,是这一分多钟时间里,密集的画面讲的那个故事。

尽管如此,能够被看见,本就是注意力经济时代下的胜者了。

A-soul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处于国内vtuber创收金字塔的顶端,柳夜熙也能在持续的品牌代言中获得不菲的回报。而拥挤的底层,还有很多虚拟人在烧钱求生存。

根据艾媒咨询的预测,到2025年,中国虚拟人带动市场规模将达6402.7亿元。千亿级别的市场之下,是技术、资源、内容、运营多方面的在「卷」。

梅涩甜、AYAYI新晋顶流们想尽办法站住脚跟,洛天依等老牌王者代言接到手软,登上各类杂志封面。卷起来的火焰下也有散落的灰烬,「成本1秒上万」成为了虚拟人制作成本的标签,没有在短时间内跑出来的那些虚拟人,有的直接被束之高阁,有的在b站发布了告别视频。

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战斗吧歌姬告别信:图片来源-b站@战斗吧歌姬官方账号

好在的是,目前看来,钱还是可以烧。在元宇宙的概念加持下,虚拟人的生长与培育再次迎来春天。自2021年下半年起,虚拟人领域的投融资动作频繁;2022年开年首月,虚拟人投融资金额已经超过4亿元。

只是被真金白银反射的荣光能够持续多久,成为一个现在可以暂时避之不谈,但一定会被时间验证的问题。烧钱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赚钱。

顺风顺水的元宇宙,永不疲倦的数字人?

资本对虚拟人的青睐是有迹可循的。

曾经作为「商业神话」而存在的虚拟人,被认为能够永不疲倦地创造价值。在真人偶像持续「塌房」的大环境下,不确定的风险让品牌主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虚拟偶像或者虚拟主播。

用技术布置的完美人设,总不会具有能动性地「背叛」吧?

事实并非如此,A-soul经历的这一遭,用现实狠狠地为这种幻想浇了一盆冷水。珈乐的「中之人」筋疲力尽地宣告着自己的痛苦,并亲手撕开了虚拟偶像市场的「遮羞布」。

在「皮套」下生存的不堪,从后台流淌到前台。无论资本方做出何种回应,虚拟人存在风险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这种风险来自于虚拟形象背后存在的那个「他/她」,两者之间不可能达到严丝合缝地一致,存在缝隙,就存在「塌房」的可能。

这其中的逻辑是,虚拟人被构造的表演是多层次的。外在的表现由虚拟形象来完成,而这种又并不完全由技术来实现。尤其是虚拟形象与粉丝的互动是真实可感的,粉丝对其行为的期待也不是海市蜃楼。

情感连结既是表演的一部分,也是表演产生的效果。

在该层面上,「中之人」如何正确看待自己的身份,如何处理好似乎在聚光灯下,但又隐匿于身份的角落里的矛盾,决定了他们透过「皮套」向粉丝们传递的情感能量。情感能量才与粉丝相关,才是vtuber商业变现的最大支柱。

在关于珈乐的讨论中,一组强烈反差的数字刺痛了每一个「打工人」的心——

如果粉丝在b站花138元充值一个连续包月的「舰长」,在与B站进行分成之后,珈乐的「中之人」只能拿到6毛钱。

资本对其的运作被描述成「黑心工厂」,成员们所获与所付出的不成比例不再是「皮套」所能掩盖的事实。尽管后续公司给出了官方的回应,但粉丝们并不买账。在这场声势浩荡的对垒中,决定一个虚拟IP的退场所要承担的后果,也许是资本方并没有预测到的。

虚拟数字人的生意,走不向元宇宙

图片来源:微博@A-SOUL_Official

不要低估粉丝的爱与诉求。

如果除去情感性的要素,单纯从功能利益点出发,虚拟偶像的表现能保证万无一失吗?

翎__Ling的曾经,也是翻过车的。她接到了某品牌口红的推广,对于口红质地的描述被质疑完全无法信任。请问,你为何能够得知,这支口红它滋润不拔干?

虚拟人不是真人,只要这个认知共识存在,虚拟偶像或者主播的发展路径就不能按照真人偶像的运营思路走。尽管虚拟偶像也想将三次元对象纳入粉丝边界,但如果不尊重次元文化的特性,只会跌入更两难的困境之中。

对于虚拟人的打造来说,技术层面的选择将会更多,相应的成本也有往下降的空间。但是内容和运营的成本将持续上升,如果虚拟人的产业也越来越走向工业化复制,一个虚拟形象总要给出被爱的理由。

永不疲倦地只能是机械化的生产,机械化的生产走不向元宇宙。

1号结语

珈乐事件为我们撕开了虚拟偶像市场的行业一角。

尽管虚拟偶像或者虚拟主播并不是虚拟人的全部,服务型虚拟人也有着广泛地应用场景。但是涉及到「真人」要素的虚拟人产业发展更为复杂,也更具风险性。

我们乐于看到科技带来更多想象之外的艺术呈现,包括虚拟人的创作。但一时兴起的风潮并不意味着持续健康的生态。在做好虚拟人之前,也许要考虑到的是作为人的情感,诉求,与期待。

1号互动话题:你看好虚拟偶像的发展吗?

参考资料:

给乐华上市「撑腰」的大厂,看的上虚拟偶像 A-Soul 么?| 雷报

开年首月融资超4亿,虚拟人因何成为资本宠儿?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