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中小企业用ChatGPT,我用3个月赚了50万

ChatGPT编程1年前 (2023)发布 一起用AI
444 0 0

教中小企业用ChatGPT,我用3个月赚了50万

©自象限原创

作者|程心

编辑|云天明 排版|李帛锦

“去年年底海马体制定了2023年执行证件照战略,马上ChatGPT就来了,Midjourney做的比人抠图好多了,感觉要紧急战略调整了。”

“作为一个不太懂技术的产品经理,在免费ChatGPT的帮助下,短短几个小时完成了一段原始代码的读懂和优化,内容从1800多行到300多行,执行从1个多小时到8秒钟,效率提高了520倍。”

“我们给中小企业做AI系列工具的组合培训,一场大概5万左右,两个人3个月,营收估摸有50万。”

ChatGPT的热闹,除了冰面上大佬们带资入场、大厂们轮番发布大模型开启一场大乱斗;冰面之下,职场人的改变,正如同穿针引线般,将AI 时代与无数个体缝合地更加紧密。

据Boss直聘「职业科学实验室CSL」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269种职业明确表示希望求职者使用ChatGPT,主要分布在计算机技术、运营、产品、设计、销售相关岗位中。传媒和市场相关岗位对ChatGPT使用熟练度要求最高,包括广告文案、活动策划、市场顾问等。

同时,ChatGPT也创造了新的岗位,比如提示词工程师、语言模型训练师、ChatGPT优化师等。该实验室预测,未来ChatGPT赋能的职业将会新增424种,其中有7%的职业将会要求应聘者能够灵活甚至精通ChatGPT的使用。

在ChatGPT的席卷之下,整个职场环境正在被重塑。回顾历史,新生事物在向下蔓延的过程中,总是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相互碰撞,相互融合。为此,我们与多位大厂PM、自主创业者、记者、研究员、程序员沟通后,试图还原出一幅真实的「ChatGPT职场人生存图鉴」。

做AI服务商,我们用3个月赚了50万

如果你常常使用AI工具,混迹小红书和即刻搜索前沿教程,就一定看到过“小正”的身影。

在小正的主页,十分精细地解构了在特定场景下,不同AI工具的使用。和市面上一些单纯“卖工具教程”的培训有所不同,“小正”的帖子多以场景为重点,解决特定的问题,有时可能会同时使用几种不同的工具,这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让“小正”迅速破圈,一周之内在即刻涨粉接近2000。

▲ 主页和帖子详情截图

事实上,“小正”的背后,是两位身在互联网大厂的年轻人:阿诚与小智。他们有着在VC/PE和咨询行业相同的经历,这让他们看问题的视角,往往是由上至下的宏观和框架式分析,对未来的独到判断和经过训练的高执行能力,让他们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敏锐的洞察到了生成式AI的机会,以及不断思考自己能做些什么。

“已经很久没有什么新鲜事让我这么心潮澎湃了。”阿诚感慨道。

这并不是阿诚和小智的第一次创业。在学生时期,小智便开始和几个朋友搞起了跨境电商。在那个Shein和Shopify都还没有火起来的时候,小智的团队便通过非标的商品,在一年时间内,把GMV做到了百万。

而在经历了4年在线教育从顶峰到快速衰落之后,2022年,阿诚开始经营一项Web项目,涉及到NFT和游戏两个重要的方面。“在线教育是一个中心化的生态,在经历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决策后,直接导致了100万人的行业覆灭。但一项Web3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生态,但当时想个体在中间会有发展空间。但Web3毕竟太早期了,只有少数人能够聊上几句,创业过程中产生了巨大的孤独感和不被认同感。不过ChatGPT不同,这是一次大范围的历史性机会。”

在交谈的过程中,我们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这是两位一直处在时代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

而他们正在做的事,也并不只是“发发教程,吸引粉丝”这么简单。

“C端的用户教程和粉丝只是我们的部分展示,实际上我们在自己的社交圈里,对一些公司进行集体化的培训,帮助中小企业通过AI工具来降本增效,这是未来核心的商业模式之一。”小智讲到。

据「自象限」了解到,目前,“小正”对中小企业的一次培训,过程在1~2天,收费在5w左右。同时还包括后续的长期服务和售后工作。

这并不是一个“拍脑袋”的结果,而是在小智和阿诚对当下生成式AI的创业机会仔细分析过后,发现的“属于普通人的创业机会”。

小智认为,当下存在着4类比较大的创业机会。一是大厂卷大模型和AI Infra,抢做中国第一个ChatGPT,那是BATZ和王慧文们的机会;二是通用大模型的行业与垂直化精调,做特定场景的专业模型,各行各业也开始动了起来;三是应用生态,不知道哪个细分领域会窜出下一个独角兽。

Ok,到这里,基本与「自象限」在《ChatGPT创业启示录》上下中的判断一致,只不过,这三类创业机会都存在一个问题:创业门槛高,通用大模型>行业专有模型>应用生态,基本上将普通创业者隔绝在千里之外。

而阿诚和小智,想到了第四种,既打破了AI创业的高门槛,又找到无可替代的价值。

那就是做AI 服务商。简单的来讲,就是成为普惠生态的建设者,打破大模型的高门槛与中小企业间的壁垒,让更多企业更快的通过AI能力降本增效。

在以往的经验中,尤其是中国市场,人在某些环节发挥效用不是机器能够替代的,就像是哪怕语音机器人再智能,我们依旧会习惯性的按“0”转人工服务。在中小企业的数字化环节更是如此。一直以来,中小企业都是数字化的深水区,核心原因就在于海量的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水平参差不齐,需要更多的时间、耐心和方法论来灌溉。

如同数字化时代的诸多服务商一样,AI时代,同样也需要服务商。

“我们判断,如果大厂做纯粹的端到端的服务,那他一定不可能形成大规模商业生态,中间需要大量的服务商去承接服务,微软的办公套件,PPT和Excel的产品形态已经固化很久了,仍然需要有专业的培训才能上手,这是我们看到的机会。”小智讲道。

阿诚介绍到:目前在中小型电商行业,培训过后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包括在电商营销、店铺装修等等环节,都能够利用AI工具快速完成提效,电商行业是应用落地的第一步,未来,“小正”积累各行各业的Know-how和解决方案,通过服务的形式,为企业智能化,打开一道新的大门。

“未来的五到十年,假设我们把商业世界比喻成肉眼可见的山川河流,我希望能够站在某一个比较高的山头上,看清楚下面山川河流的走势,并选择投身于其中的某一条。”

生成式AI的浪潮,或许就是The Choosen One。

我用ChatGPT,打破35岁职场焦虑

“我们公司已经成立了AI学习组,全员定期进行讨论和学习,尤其是开发团队,未来面向模型开发已经是确定的趋势了。”温妮对「自象限」讲道。

我想温妮的公司,或许就是“小正”培训的种子客户之一。

作为一名商业分析师,温妮的日常工作是宏观市场的分析,包括自己公司赛道中的竞品分析、用户使用情况,和数据建模。在这个过程中,常常需要ChatGPT的帮忙。

“在做市场分析的时候,我们往往需要大量的公开信息汇总和总结,这时候就会涉及到爬虫,比如你需要把那个网站的源代码、数据结构、是否动态、是否加密等信息告诉ChatGPT,它会自动帮你把需要的信息都抓出来。”

“以前这个工作,一般都是让公司的开发去做,但是开发不一定时间正好,这中间需要配合,现在用了ChatGPT我可以自己搞了,小网站内容量不多的话,几分钟就爬完了,平均一小时爬10w是可以的。总的来说,以前半天的活,现在10分钟就搞定了。”

教中小企业用ChatGPT,我用3个月赚了50万

▲ 图源温妮拍摄爬虫过程图

那么,程序员的基本工作被ChatGPT做了,程序员会慌么?

为此,「自象限」特别询问了几个资深程序员,没想到结果出奇的一致:不仅不会慌,甚至还非常期待。

事实上,程序员的工作中,几乎有70%是重复的代码结构,20%的二次创新,以及10%的绝对创新,如果70%的重复性工作都能被ChatGPT替代,那他们就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余下的30%中。

“未来基于AI 原生开发的应用非常多,程序员们也应该进行自我革命,先用好工具提效,再进行创新创造。”一位35岁程序员对「自象限」讲到。

“不过,即便效率提升了,你的工作并不会从8小时减少到6小时,只会从8小时做8个任务变成8小时做16个。工作效率提高、工作市场不会减少。”温妮讲道。

当被问到“你认为不会用ChatGPT会被淘汰么?”的时候,温妮斩钉截铁的说:会。即便公司现在并没有明确的“换血指令”,但对GPT生成结果的判断、指令的下达更多基于人对市场的理解和多年的经验,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大考。

在这场大考下,很难再浑水摸鱼。

另外,温妮认为,ChatGPT反而能够打破35岁的职场焦虑和裁员魔咒。

“GPT替代的基础工作刚好是一些职场小白和实习生发挥的价值,35岁的人能够被替代,是因为年轻人更好学、更卷、更能加班,对程序员来说,那70%的代码都是一样写,且新老员工差距不大的前提下,公司往往会倾向用新员工,但现在GPT的性价比更高,比拼的是经验和决策能力,这一点是GPT能发挥多大作用完全取决于人的天花板,这是不可替代的价值。”

▲ 图源资本论

在这个近期处处讨论“35岁职场教育”的社会氛围下,温妮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但如果说35岁能够靠经验端起饭碗,那压力也自然给到了年轻人这一边,除了更低的性价比,小白们还有哪些价值,这是需要思考的。

搞AI革新,让每个产品经理都能成为“张小龙”

92年的阿凯,已经排在了35岁职场人队伍的尾巴。

但他却表现出了如同年轻人一般的探索力和好奇心。

从2022年11月份,阿凯几乎“泡”在AI工具里,并将它们贯穿进了产品经理工作的各个流程中。

到目前为止,AI 工具基本上替代了他工作中重复的部分。

比如写标准化的需求说明,往往只有一句话的需求,背后需要多个维度的展开才能和开发对齐。阿凯利用Notion AI,将一句话转换为产品需求文档,再对需求文档进行简单修改,就能将原来半小时到40分钟的工作,简化到5-10分钟。

再比如,产品经理提出一项需求时,需要调研评估,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需求,用户市场调研如何?这些都可以通过大模型集成平台POE完成,阿凯只需要提出一个问题,变成解决方案,基本上能覆盖99%的问题。

▲ 图源POE官网

另外,还有些更加繁琐的工作。阿凯的公司主要从事境外银行和金融服务,涉及到金融和数字,往往就会出差错。比如在ebuy的数据库中提取银行账号,这需要一定的经验总结和百分之百的正确率,将资料打包“丢给”ChatGPT之后,它能够自动总结和抓取其中银行账号,又快又准确。

“在现在的趋势下,几乎所有工作都可以被GPT替代,但是它替代不了的是人类脑子里的主观情感,产品经理其实一个非常感性的角色,也有很多经典问题和很有意思工作,但由于被困在程序化的模式中,我们很少有经历能够兼顾。”

事实上,每个产品经理都渴望成为“张小龙”,都希望能够踏实思考的“产品经理的十条方法论”,但张小龙只有一个,能够在这个快节奏时代慢下来的人,并不多。

阿凯也坦言到,公司里对AI工具的使用十分微妙,老板很鼓励我们去做一些不同的尝试和探索,但一些年纪大的老员工,对此颇为抗拒。

“他们无法抵抗时代的到来,但他们能够尽力减慢时代改变个体的速度。”

在整个AI2.0的浪潮之下,有人借机找准切口赚钱,有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优秀员工,也有人成为了时代的遗珠,如同“诺基亚”般,坚硬且顽固的永远的停留在那个时代里,当技术变得普世化,我们发现,行业里的马太效应也在加剧。

如何积极应对,才是ChatGPT之下,真实的职场人生存图鉴。

▪ 文中配图来源于网络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